明代杜十娘的故事简介(杜十娘怒沉百宝箱)

话说明朝万历年间,燕京(北京)城里的教坊司院(青楼)里,有一个京中名姬姓杜名薇,排行第十,院中都称为杜十娘。

这杜十娘生的是:浑身雅艳,遍体娇香,两弯眉画远山青。粉面桃腮杏儿眼。浅笑盈盈,一点朱唇。可怜一片无暇玉,误入风尘花柳中。

简直是月里嫦娥下凡尘,杜薇十娘賽天仙。

杜十娘自幼父母双亡,被卖入了青楼,因为从小就容貌出众,所以鸨儿妈妈见是一个好苗子,不昔花了点功夫本钱,学习琴棋书画,又天生有副好嗓子,是歌喉婉转颇有才华。所以从十三岁十娘破瓜之时起到今一十九岁,七年之内,不知有多少公子王孙拜倒在十娘的石榴裙下,一个个

明代杜十娘的故事简介(杜十娘怒沉百宝箱)

情迷意荡,破家荡产在所不惜,院里传出四句来道是:坐下若有杜十娘,千金银子饮一杯,院中若识杜老薇,千家粉面都如鬼。

这院中的鸨儿,自从有了杜十娘也不知给她挣下多少的金钱,整日里须看十娘的脸色过活,奈何她只爱那黄灿灿,银闪闪的宝贝,见钱眼开天天快活。

有一个富家子弟姓李名甲的书生,浙江绍兴人士,来京城之中读书。久闻京城之中有一叫杜十娘的名姬,生的是花容月貌。

这一天李甲和同乡柳遇春同学两人一起去游教坊司院(青楼),专门来见这位花魁美人。这李甲也生的仪表堂堂,风流年少。末逢女色,自遇见了杜十娘,见如此美人花容月貌,喜出望外。

一门心事把心意全在于此,这李公子俊俏的模样,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风彩,一掷千金大手笔的阔绰,行动举止特别的温柔,杜十娘一看见李公子真是相见恨晚情投意合,两个人真是如胶似漆,宛若新婚燕尔,

这杜十娘见鸨儿贪财起意,早有从良之意,只是一直苦于没遇见合适的人,今天看见了李公子为人忠厚,仪表不凡,甚是喜爱,即有从良之意。李公子因为非常惧怕他的父亲,不敢应承从良之事。

虽然如此,两个人依然是海誓山盟,你情我爱,纵然一对恩爱的夫妻。

真是个:恩深似海恩无底,义重如山义更高,

再说鸨儿杜妈妈,看着女儿杜十娘。京中第一美人被李公子占有,别的富豪大财主,求见一面而不可得。刚开始的时候,李公子大把的花钱,鸨儿倒也开心,喜笑颜开。不知不觉中已有一年的光景。李公子囊中羞涩,银子花光,老鸨儿也就怠慢了许多,心生嫌弃。

李公子的父亲知道,儿子在花街柳巷。风月场所,非常生气。几次写信催他回去,但是李甲贪恋十娘的美色,总是拖延,也不肯回去。后来听说父亲在家发怒 ,越发不敢回去了。古人说的好:以利相交者,利尽而远。

而杜十娘和李公子是真心相好,虽然公子没有银子了,但是十娘对李公子越发儿女情长,心志不移。

鸨儿妈妈看在眼里气在心上,几遍教女儿十娘把个李公子撵出去,偏偏杜十娘就是不听,把个老鸨儿气的呀,破口大骂:人家养女儿挣钱,我们家的女儿偏偏干上了赔钱的人啊!我们青楼人家是吃客人的,穿客人的,前门送新人,后面迎旧客,门庭闹如火,钱财堆成垛,是从这李公子在此一年多了,别说新客人了,连老相好的也都没有了,这白吃白喝的养大爷啊!

赶紧给我滚!

杜十娘被骂的耐不住性了,就回了嘴:妈妈说的好难听啊!李公子在这可是花了好多两银子的,也是花了大钱的客人。

妈妈说: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他是个穷光蛋,你只叫他今天掏出几两银子出来给老娘,买些柴米来养活你两口也好。

别人家的女儿是摇钱树,骗我家养了个白虎星,你说着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个不要银子的啊!

倒替你这小贱人白白养活这个穷汉子,叫我从哪里来钱。

你去和那个穷鬼说:就说他今天若是能拿出来几两银子给我,我就放你跟着他走,我好在买个丫头来给我挣银子。

杜十娘一听这话连忙问道:妈妈说的可是真的吗?

鸨儿妈妈知道那李甲此时是身无分文,连身上像样的衣衫都拿去典当了,料他也没处讨银子。便说:老娘从不说谎话。当真的!

十娘问道:妈妈你要他多少两银子?鸨儿妈妈说:

若是别人,就是千两银子老娘也不舍得,但是妈妈心软偏偏他是一个穷汉子,只要他三百两银子,我在去买一个粉头代替你了。只是有一条,要三日之内把银子给我,左手交钱,右手放人。

若三天没有银子,老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公子不公子的,一顿乱棒把他打出这里。倒时候可别怪老身翻脸无情。

十娘说道:妈妈!公子被困此处,三天时间太短了,限他十天如何,让他出去想想办法。

鸨儿妈妈说:这穷光蛋一双空手,给他一百天他哪来的银子啊!看你的面了,十天就限期十天!

十娘说道:十天之后他若没有银子,料想他也没有脸面来见妈妈你了,只是就怕有了三百两银子,妈妈你又反悔了。

妈妈说:老身今年五十一岁了,天天吃斋念佛,怎能说谎?

不信和你击掌为定,如若反悔,做猪做狗!

从来海水斗难量,可笑虔婆意不良。

料得穷生囊羞涩。故将财礼难娇娘。

晚上杜十娘和李公子在枕头边上两人合计终生大事。

公子说道:我这心里乱的很,十天期限让我去哪里整这三百两银子,我囊空如洗如何是好啊!

十娘说:我已和妈妈说好只要三百两银子,但必须十天为限。郎君看看在京城之中,有亲戚朋友可以借贷一下?若能凑到我们也好离开此地,永不分离。

公子说道:亲戚家人因我留恋此处,各不相顾。明天只有出入碰碰运气了!

明代杜十娘的故事简介(杜十娘怒沉百宝箱)

次日早起,梳洗已毕,公子早早出门去三亲六故那里筹钱,可是到了晚上回去,两手空空,一无所获。

一连三天,天天如此,李公子是愁容满面,唉声叹气,别说三百两银子,就是一百两也没处筹去。到了第四天,李公子不好意思回去见十娘了,就去到同乡同学柳遇春那里借宿,柳遇春见公子愁眉苦脸问其来历,公子把杜十娘要嫁从良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。

柳遇春听后连连摇头说:未必!未必!,这杜十娘是京中名妓,要从良时,只怕是十斛明珠,千金聘礼,那鸨儿如何就能要三百两银子?一定是那老鸨儿看你无钱,白白占着他的女儿设计打发你走,那杜十娘因和你相处时间久了,又碍于情面不好言说,所以明知你手里没钱,故意将三百两卖个人情,限你十日若十日没有银子,你也不好意思上门,便要上门时她会笑话你,落得个不自在,这是逐客之计罢了!

公子听完,半响无声,心中疑惑不定,

柳遇春又说:贤弟啊贤弟!别没了主意,你要是还乡,几两银子还可以筹到,但是这三百两银子别说十天,就是十个月也难,所以那青楼老鸨儿就是要为难你的。且莫当真。

公子说道:仁兄所见极是!

口里虽说如此,心中割舍不下,一就又往外面东央西告,只是夜里不进院门,公子在柳遇春的家里一连住了三天,共六天了。

杜十娘连日不见公子回来,十分着急,就叫丫鬟四儿上街去找,四儿走在大街上,恰好遇见公子,四儿叫道:李姐夫,十娘在家等你。

公子自觉无颜面见十娘,回复说道:今天没有功夫,明天来吧!

四儿一把扯住公子不放,说道:十娘叫我找你一起回去,所以必须跟我回去一趟!

李公子心里也惦记着十娘,无奈何,只好跟着四儿进了院。见了十娘,默默无言,十娘问道:我俩商量的事,你办的怎么样啦?

公子李甲落下了眼泪,杜十娘说道,莫非人情淡薄,没有筹到三百两银子吗?

公子含泪道出两句:

不信上山擒虎易,果然开口告人难

。一连奔走六日,两手空空,一无所获,羞见十娘,故此这几天不敢回来见你!

十娘说道:这话别让妈妈听见,今晚你就住在这里,我有事和你商量

说罢,备上酒菜和公子对饮。

睡到半夜,十娘对公子说道:郎君真的借不到钱吗?我的终身之事当如何?

公子只是流泪不语,不说一句话。

十娘对公子说道:我在褥子里有一百五十两碎银,这是我的私房钱,郎君可拿去,三百两银子我拿一半,那一百五十两郎君你去想想办法,期限只有四天,万万不得耽误!

十娘把褥子给了公子,公子大喜过望,自此出门去到了柳遇春那里,把昨夜之事和柳遇春详细说了一遍。并把褥子拆开,里面果然是一百五十两银子。遇春大惊说道:这十娘是真心待你,如此真情不能相负!那一百五十两银子待我明天给你借贷。

第二天柳遇春果然给筹到一百五十两银子,交给公子说道:,我给你出去借这一百五十两银子,不是为了你,实在是为了杜十娘对你的一片真情厚意,你可千万不要辜负她了。

李甲拿了这三百两银子喜出望外,笑逐颜开,高高兴兴的来见十娘,并把柳遇春帮助借钱的事告诉了十娘,十娘心中千恩万谢。

二人欢欢喜喜的过了一夜,次日早起

十娘对李甲说道:此银子一交,我就和郎君去也!车船之事,我也预备好了,我从姐妹那里借了二十两银子足够路资了,郎君你把这二十两银子收下。

公子正为路费发愁那,一见十娘安排妥当,心里欢喜无比。话没说完,那老鸨儿上来敲门说:女儿!妈妈来了!

我说李公子,今天是第十天了。

公子听后说道:承妈妈厚意,正想去相请。

说着话就把三百两银子放在了桌子上。

鸨儿妈妈万万没想到李公子能拿出三百两银子,一见有银子,脸色骤变,似有悔意。

十娘对鸨儿说道:女儿在妈妈家里八年,给妈妈所挣的银子不下万两银子,今天从良的美事也是妈妈亲口所订,三百两银子分毫不差,又没有过期。倘若妈妈失信不许,郎君即把银子拿去,女儿即可自尽而死。恐怕那时人财两空,妈妈后悔晚矣!

老鸨儿无言以对,坐着想了半天无奈,只得收下银子说道:事以如此料也留不下你了,只是你走是走,得把平时所有的穿戴首饰所部留下,毫厘休想带走!

说罢,就把十娘和公子推出屋去,找了新锁锁上房门。

此时九月天气,十娘才下了床,尚未梳洗打扮,随身穿着旧衣,就拜了二拜鸨儿妈妈。李公子也作了一个揖。一夫一妻离开虔婆的大门。

鲤鱼脱却金钩去,摆尾摇头在不来。

公子让十娘先停一会儿,我去换个小娇抬你。

十娘说:我和院里的姐妹们平时非常的好,况且前天又和她们那拿了二十两银子作为路费,不可不去一谢。

于是和公子到了各姐妹处谢别,姐妹中惟有谢月琅和徐素素平时和十娘最好,又离的很近,十娘先到谢月琅家里,月琅一见十娘秃髻旧衣裙,惊问何故。十娘一一详细告之。有引李公子相见。

十娘指着月琅说道:前天路资,是此位姐姐所贷,郎君可致谢。

李甲连连作揖。

月琅便教十娘梳洗打扮,谢徐二位美人各出所有,翠钿金钏,瑶簪宝珠,锦绣花裙,鸾带绣履。把个十娘打扮的光彩照人,焕然一新。

备酒作庆贺宴席。

明代杜十娘的故事简介(杜十娘怒沉百宝箱)

月琅让闺房给十娘和李甲过宿。

次日,又大摆筳席,遍请院中的姐妹。前来相聚。都与他们夫妻二人把酒道喜。吹弹歌舞,各各逞其能,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直到深夜,师十向众姐妹一一致谢,

众姐妹说道,十姐是风流领袖,今从如意郎君去了,我等相见无日,明日辞别,姐妹们定当奉送。

当天晚上,公子和十娘仍宿谢家。到了五更天,十娘对公子说道:我们此去到何处安身?,郎君可有打算吗?

李甲说道:,老父甚怒之下,若知我娶姬回家,岂能允许?辗转思量并无良策!

十娘说道:父子天性岂能断绝,不如和郎君先去苏州,我先住在那里,郎君,你先自己回去,求得父亲大人的原谅,待尊大人面前劝解和顺,然后再携妻回家,彼此相安,公子可否?

公子说道:如此甚好!

次日,二人起身辞别谢月琅,去往柳遇春家中,整顿行装。

杜十娘见了柳玉春,飘然下拜,谢其周全之德。说道:

他日我夫妻,必当重报!

柳遇春慌忙还礼道:十娘一片忠心真诚可鉴,不以贫穷移心,此乃女中豪杰,区区小事何足挂齿!

三人又喝了一天酒。

次日一早。正是出行吉日,雇了马车停当。

十娘遣派童儿寄信,别谢月琅。

临行之际,只见众姐妹纷纷而来相送,月琅说:十姐和郎君离去,至此千里长别,不知何时相见!望姐姐千万保重!也万望李公子且莫辜负了十娘!

我们姐妹情长,今天送给十娘一点礼物以表心意。说罢。命人拿一描金文小首饰盒,上了一把锁头,不知何物?

十娘也不推辞,殷勤致谢而已。

一会时间,车马齐聚,仆夫催促起身。柳遇春三杯别酒,和众美人送出城门,依依不舍,洒泪而别。

正是:从此今生难在聚,此时分别最堪怜。

再说李公子同杜十娘行至潞河,舍陆乘舟。正好有瓜舟的渡船,讲好了船钱,包了船舱,不到下船的时候,李公子就囊空如洗,十娘给的二十两银子全部花光。

你道这二十两银子怎么花的那?公子在院里的衣衫褴褛,银子到手,公子先置办了几件穿戴,又置办了行李铺盖,车马费用,所以两手空空。公子正当发愁之际,十娘对公子说道:郎君莫忧,众姐妹合赠,必有几两银子。于是打开箱子,李甲在旁羞愧难当,也不敢抬头看那箱里的东西。

就见十娘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红絹袋来,掷在桌子上道:郎君可看看。

李甲把红袋子提在手里觉得挺沉的,打开一看,全是白花花的银子,共计五十两。十娘依旧把箱子锁上,说道:这是众姐姐们怕我路途遥远,没有银子一起所赠,怕我们夫妻一路路资不够。

公子又惊又喜说道:若不遇见娘子你,

我李甲当流落他乡,死无葬身之地矣!

此情此德,白头不能相忘!

自此每谈以往,李公子都会感激涕零。

十娘也好生的安慰,一路无话。

这一日,就来到了瓜舟。大船停泊岸口。公子别雇民船,安放了行李。约明日清晨,剪江而渡。时值初冬中旬,月明如水。

公子和十娘坐在船里,见茫茫江色,四下无人,倒也别有诗情画意。于是备酒二人开怀畅饮。喝到高兴之时,李公子对十娘说:娘子妙音乃居六院之首,我每次听你唱歌都神魂飘荡,美妙无双,今清江明月,深夜无人,娘子可否唱支歌让我一饱耳福?

十娘酒意亦浓,兴致勃发,遂开喉顿嗓,取扇按拍,歌声清婉,无比动听。

真个是:

声飞霄汉云皆住,响入深泉鱼出游。

却说他舟之上有一少年,姓孙名富,徽州人氏,是个盐商。家质巨万,富华无比。这二十岁的孙富生性风流,常常留恋于烟花柳巷,红粉佳人。是个清薄子弟。恰好他在瓜舟渡口,独酌无聊。

忽然听到歌声嘹亮,凤吟鸾吹,真的是好美好美。起身站立船头,伫听半晌方知声出邻船。让人.打听方知是李相公雇的船。孙富心想,这一定不是良家妇女,不知她长的怎么样?

心中有事,一夜无眠。到了五更天,忽闻江风大作。_一时间彤云密布,狂雪飞舞。怎见得,有诗为证。

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

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
因这风雪阻渡,不能行船。孙富命艄公移船,泊于李家船旁。孙富锦帽雕裘,推窗假装看雪。正巧十娘梳妆已毕,纤纤玉手揭起船傍短帘倒沷盆中残水,粉容微露。却被孙富看见,真是

国色天香。美若天仙。

孙富一见神魂颠倒,心旌春荡。迎眸注目,等候在见一面,杳无不得。

于是就高声吟诵梅花诗里的二句:

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美人来。

李甲听到有人吟诗,舒头出船舱,看是何人。只因这一看,正中孙富之计,他高声吟诗就是想要把船里面的人给引出来搭话。一见李甲连忙举手说道:老兄尊姓大名?何当人士?

李甲一一做答。孙富也报上名字,闲话东西,渐渐亲热。

孙富说道:风霜阻碍船不能行走,这是天意和尊兄相会,实在是小弟之幸也!船上无聊,何不请兄上船来饮杯水酒,一片真情,万勿推托!

李公子说道:萍水相逢,何必厚扰?

孙富说道:兄说哪里的话啊!四海之内皆兄弟也!于是命人把跳板放下,迎接李甲上船。孙富则在一旁作揖,请李公子先行,两人一起登岸,前面不远就有一家酒楼。两人进去坐下,一时间美酒佳肴摆上一桌子。两人开怀畅饮。

孙富先说好些斯文美话,天上地下如何富贵,讲的天花乱坠。待酒过三巡,慢慢的就把话题说到了花街柳巷。

二人都是过来之人,志同道合,如此一说竟如同好朋友。孙富看看左右无人,对李甲说道:昨夜船上唱歌的人是谁啊?

李甲正要卖弄,就得意的笑说:此乃北京城中的名妓杜十娘是也!

孙富听后说道:如此美人如何归兄?

李甲就把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遍。孙富说道:兄携如此美人倒是风流无比的美事啊!但不知府上令尊大人是否相容啊?

李甲说道:实不相瞒,为兄正为此事发愁那?

十娘和我商量好了,先在苏州暂住,待家父应允在同回乡。

孙富说道:兄之言差矣!那杜十娘乃风尘之中久留,若在外暂住能否不生出枝节之事啊!若回家里势必为府上令尊不容,你在外花光万两银子,两手空空回家,即耽误了学业,又败坏了府上的名声,令尊岂能容你把杜十娘带回家中啊!

明代杜十娘的故事简介(杜十娘怒沉百宝箱)

李甲是没有主意的人,一听孙富如此一说,一时间是长吁短叹,不知所为。

孙富看此光景,见时机成熟就对李甲说道:小弟有一好的主意,不敢和你说,也罢!不说了!

李甲闻听此言说:贤弟有话请直言!

孙富清了清嗓子低低的说道:你把杜十娘给我,我给你一千两银子,兄得了银子可以回家面见令尊大人,省去了麻烦这不是两全其美吗?

望兄三思!三思啊!

李甲听完此话,沉思不语。心中暗想,若是如此倒也是个去处,只是十娘待我真情厚意,实在不舍。

孙富说道:区区女人如衣衫而已,若是让令尊生气是为不孝,前因后果重当思量。

李甲说道:唉!也罢!

那就依君之言吧!只是我这小妾千里相随,对我不薄,让我难以舍得。

孙富说道:大丈夫何以被女人所累,小弟真的是为兄着想啊!

两人把此事说定,风停雪住,天色已晚,各自回船。

正是:逢人且说三分话。未可全拋一片心。

却说杜十娘在船里面,摆下酒果,想和公子小酌,谁知一日不回。挑灯等候。公子下船,十娘相迎。见公子颜色慌张,似乎有不乐之意。十娘斟满热酒请公子喝酒。李公子摇头不饮。一言不发,竞自头朝床里面睡去。

十娘心中不悦,收拾收拾杯酒盘碟,为李甲解衣就枕,问道:郎君今日去了哪里,为什么郁郁寡欢?公子叹息而已。

终不启口,又问了三四遍,李甲始终不说话,竞自己睡觉了。

十娘坐在床头,夜不能寐。

待半夜公子醒来,又长叹一口气。

十娘问道:郎君忧何难言之事,频频叹息?

李甲拥被而坐起,欲言又止,扑簌簌掉下泪来。十娘抱住公子软语安慰道:妾和郎君相好已有二年,千辛万苦,历尽磨难,才有了今日。然而我千里相随渡江来此,一路之上公子都是开开心心,方图百年好合,为何今日如此悲伤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我们即是夫妻,必当生死与共,有事尽可商量,万勿顾虑!

李甲听十娘如此说话,只顾含泪说道:我天涯穷途,蒙卿不弃,委屈相随,对我是莫大约恩德!但是我反复思想,老父家规甚严,岂能同意你我之事,倒时候父亲生气必然逐出家门,那时反要你随我流浪,我于心何忍?

白天正好遇见新安朋友孙富邀请我喝酒,为我解决此事,心如刀割啊!

十娘闻听此言。花容失色问道:郎君意将如何?

李甲说道:当局者迷,事外者清。孙富为我想一良策,但是怕你不答应啊!十娘问道:孙富何人?若有良策,焉能不从?李公子说道:孙富新安的富商,风流年少,昨夜听你唱歌,因问你是谁,我便告知,喝酒之中他知道我的难心之事,意欲出千金聘你,我得千金,可回家见父母双亲。而你也可另有富贵之处,但是我又舍不得你,所以悲泣。

说罢!李甲泪如雨下。

十娘放开两手冷笑一声道:为郎君出此计谋之人真乃是大英雄啊!郎君得千金白花花的银子,即可以荣归故里,而十娘又随他去,又不会被行李所累,发乎情,止于礼。真是两全其美啊!

那银子在哪啊?

公子收泪说道:没有恩人你的话,小生不敢做主。千金还在孙富那里,卿若同意明早收银子。

十娘说:多好的事!明早快快答应他吧!千万不能错过了机会,这千金重事必须察看清楚,足斤足两亲自交到郎君手里,然后我才过船,别让那人把你骗了。

天已四更,十娘起身梳洗打扮说道:今日之妆,乃是迎新送旧,非比寻常。于是脂粉香泽,仔细修饰。花钿绣袄,珠光宝气。香风拂拂,光彩照人。妆扮已毕,天色已晓。孙富派人过来等候。十娘偷偷的看李甲,见欣欣然似有喜色。

于是催公子快去回话,及早兑足银子。李甲亲自去到孙富的船上告知,孙富说:兑银子必须得要丽人的梳妆台做为信物。公子又回十娘,十娘即指着描金的文具说道:可把它抬去。孙富大喜。将白银一千两,送到公子船上。十娘亲自察看,足斤足两,分毫不差。

于是以手招呼孙富过来,孙富一见,

魂不附体。十娘启朱唇,开皓齿,说道:把我的箱子拿过来,內有李郎的路引,我要还给他。

孙富视十娘已成瓮中之鳖,垂手可得,于是命家人把箱子拿来,放在船头之上。十娘取钥开锁,内皆是抽屉小箱。十娘叫公子李甲抽出第一层抽屉,只见翠羽明珰,瑶簪宝珥,若兑银子有数百两之多,十娘遂投掷江中。

李甲和孙富以及岸上之人无不惊诧。

又命李公子再抽出第二层,一箱玉箫金管。又抽一箱,尽是古玉紫金玩器。价值几千两银子。十娘尽投掷大江之中。岸上之人,观者如潮。齐声说道:可惜啊!可惜啊!

倒了最后一层抽屉,一箱子的夜明珠,祖母绿,猫眼儿,等等,不计其数,价值连城。众人齐声喝彩,喧声如雷。

十娘又要投掷江中,李甲不觉大悔,抱住十娘痛哭流涕。那孙富过来劝解。十娘推开公子一边,指着孙富骂道:我和李郎备尝艰苦,好不容易走到今天,实指望和李郎恩恩爱爱白头到老,没有想到遇见你这样的衣冠禽兽,破我夫妻姻缘,乃是我的仇人,还想和我有枕席之欢,真是痴心妄想!

又对李甲说道:郎君啊!李公子!想我杜薇卖身八年,八年来有多少公子王孙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我从不正眼相看,自从遇见了你李甲李公子,和郎君你海誓山盟,白首不渝。临行之时,假托姐妹相赠,箱中的珠宝何值万金,我的一颗猫眼儿就是价值连城。

李公子!这可抵得上那一千两银子吗?

这些财宝原来都要给你,和郎君过上好日子的。

李甲痛哭不已。

十娘又说道:没有想到的是,我杜薇杜十娘瞎了眼睛了,错托付给你了。

区区一千两银子,你就把我卖了,把我杜薇杜十娘卖了!今天上天在上,岸上的众人们你们都听听啊!我没有负郎君,是郎君负我啊!于是岸上之人无不流泪,都痛骂李公子薄情寡义。

李公子又羞又苦,且悔且泣。跪倒叩头向十娘请罪。

杜十娘怀抱宝箱,抬头看天,放声大笑!然后纵身跃入滚滚的江中。

众人急忙捞救,但见云暗江心,波涛汹涌。十娘杳无踪影。可怜一个名满京城如花似玉的美人。葬身于怒波激流之中。

三魂渺渺归水府,七魄悠悠入冥途。

当时旁观之人无不咬牙切齿,一齐群殴李甲和孙富,吓得二人急忙开船各自起航。

李甲在船上,看见千两银子,想那十娘,终日愧悔,郁郁狂疾终身不痊。

孙富从那日受惊,卧床数月,终日看见杜十娘在身旁骂他,奄奄一息,不久病逝。

却说那柳遇春在京城之中学习期满,在回家的船上。一不小心把洗脸的铜盆掉到了江里,赶紧让人打捞上来。待铜盆捞上来一看,盆里有一个小匣。遇春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明珠异宝,无价之珍。柳遇春重赏了渔夫,把宝匣方在了床头。

当天夜里,遇春于梦中见一女子,凌波而來,仔细一看,原来是杜十娘。十娘见柳遇春飘飘下拜说道:十娘感激君家慷慨相赠一百五十两银子相助,本想回家之后再来报答您的恩情,没有想到阴阳相隔,实在伤心!

今日见到君你回家,遂托渔夫给你宝匣相赠,以报答您的恩情,万望笑纳!

说完十娘就不见了。

柳遇春猛然惊醒,方知十娘已死。

后人评论此事,无不为杜十娘所叹息,恨那李甲负心之辈,骂那孙富缺德之流。

赞那杜十娘铮铮铁骨胜过须眉男儿。

美人本是无暇玉,落入风尘烟花里。

十娘怒沉百宝箱,多少伤心看书人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泽宇电商君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yqqjflss.cn/1126.html